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刘大成:铁路供应链与区块链的“双链融合”
金砖智库CBGG
2020-04-21
分享

6. 刘大成_meitu_9.jpg(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刘大成)

编者注:此文是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刘大成在2018年由金砖智库主办、重建布雷顿森林体系委员会等联合主办的“首届世界区块链金融峰会”所做的发言,经金砖智库CBGG授权星空财经首发。

2018年7月1日,由金砖智库主办,重建布雷顿森林体系委员会等联合主办的首届世界区块链金融峰会在北京成功举行。本次会议汇聚了国内外百余位经济、金融、区块链、信息技术、大数据等领域官产学代表,围绕区块链未来发展趋势、落地应用、数字货币的趋势及风险以及区块链+金融等话题展开学术讨论和思想碰撞。

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刘大成在本次大会上做了重要的主旨发言,分享了题为《铁路供应链与区块链的“双链融合”》的见解,发言重点摘要如下:

l  区块链两个非常要命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没有应用场景。我们许多的空气币,为什么出现空气币呢?为什么打击ICO呢?最核心就是没有落地的场景,没有落地场景之后,它事实上没有和产业结合起来。

l  作为“双链融合”可以看到从穆迪到现在真正能落地都是在于供应链金融这个体系。供应链金融体系一个核心是我对链内如果是一个封闭可控的环境当中的活力,比如说我可以去除货币的功能变成了通过信用和记账凭证来促进贸易实际的本体,而且没有杠杆的限制。当我进行有效的交易的时候如果没有货币,但是它同样在供应链可控的范围内并不对外部金融产生冲击。这个时候区块链在供应链当中它增加的是活力,而不是增加的金融风险。

l  我是从供应链体系当时研究“运贸融”,就是运输、商贸和供应链金融基础上发现了区块链它可以有效地解决这些问题。

l  如果没有区块链,你能保证你喝的茅台酒是真的吗?就和你喝的大红袍一样,所有的茶叶店都有大红袍,就和你原来买的五常大米一样。但是区块链恰恰可以给予你的,是原来的激光防伪没有的。

以下为演讲原文:

    刘大成:很高兴和大家一起分享,因为我和上几个嘉宾发言不同,我是从需求方那么也就是从供应链,真正感到需求之后进入的这个区块链。今天我讲这个题目主要是《铁路供应链与区块链的“双链融合”》。

    我目前主要从事的是铁路的供应链平台的构建,做了很多工作现在主要负责铁路的多式联运,多式联运这边包括铁路港口还有铁路和公路,公铁联运。大家知道中国的公铁联运只有1.5%,而美国49.5%,一个传统的多式联运在中国事实上无效的。我们可以证明水运并不需要做这方面的内容。因为它下水容易上水难,标准不同,同时又公路输港,但是今年不一样了,从去年开始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港口,它的输港和集港已经从公路转为铁路。

第二个就是公路和铁路之间在衔接当中公路如果是多次联运它无法超限超载,也就是赚不到钱的。中国的公路货运上它的行业集中度只有1.2%,在快运的体系中只有2.8%,而全球比如说美国它的行业集中度前十名是78%,而前五名是55%,大家可以看到小散乱差,那么在公路上港口也不需要做多式联运,港口的多式联运对它来讲本身是赚港杂费用,越是来回的倒装对它越有利的,唯有一个铁路愿意做有关的多式联运。

今年和去年以及这几年最火的是什么?一个是区块链,这是一个新的内容,另外一个更火的是供应链,我正好有幸的是200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清华本科生开设的供应链管理课程,没想到全国最开始改这个课程。去年10月5号国务院将供应链应用创新上升为国家发展战略,而美国在2012年随后在德国、法国、日本、韩国陆续都将供应链上升为国家发展战略。美国物流管理协会在2005年将美国物流管理协会改为美国供应链专业管理协会,同年第一次授奖授给了牛津大学教授马里克里斯多夫,他主要的研究21世纪的竞争已经不是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供应链和供应链之间的竞争,我们可以看到富士康可以看到保诚,比如说阿迪达斯,你穿的耐克和Asics,事实上都是保诚集团生产的,所以说我们可以看到这条产业链你不是企业能够做什么,而是在这条产业链你能做什么。

    去年开始到今年商务部开始落实每一个在进行国家的申报,我们的希望是能够在2020年能推出全国一百家全球领先的供应链企业,这个可能它的支持力度要远大于多式联运的示范工程。这里面主要由四个行业和两个方向,一个是农业的一二三产融合,一个是制造业的十大制造业,一个是流通业的供应链,还有一个是供应链金融。我们就专门强调这个供应链金融,之后两个方向一个是绿色供应链,一个全球供应链。

    目前看到在做城市试点和企业试点,那么从区块链的事业来看,我们可以看到从穆迪案例进行分析,127个案例中最快落地的就是供应链金融。我们认为2020年在中国,供应链金融市场将达到15万亿,大家知道供应链金融不同于原来的物流金融,所谓的仓单质押,所谓的合同质押,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它事实上遇到了瓶颈。

    两种模式,一种是与核心企业的平台来提供供应链底层的解决方案,我们可以看到基于数据构建联盟链,对接资金方来提供金融服务。第二个就是提供我们的溯源,追踪和可视化等供应链管理图来从事这种金融服务。

    作为区块链来讲,区块链两个非常要命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没有应用场景。我们许多的空气币,为什么出现空气币呢?为什么打击ICO呢?最核心就是没有落地的场景,没有落地场景之后,它事实上没有和产业结合起来。我们可以看到发一个白皮书就能赚钱,但是事实上现在已经被各个国家应该说逐渐地去控制。

    第二个问题就是它所宣布的,刚才所谓的中心化,事实上由于我们大部分组织大是金字塔型的结构,是一个中心化的组织。这样情况下由于资本、数据、网络架构、软件都是中心化的,可以看到后面想要这种去中心化是不可能的。所以这样情况下,但是它有两个优势。一,它是一个去中介化的P2P形式,第二个就是它能够要求如何找到落地场景之后它是可以快速地来实现。

    我们看到这两个第一个“去信任化”,什么是信任化呢?我们可以看到供应链集中体现在这种“去信任化”的过程,我们可以看到去年的双十节,一个是国庆节,一个中秋节,我们看到的新的变化就是大闸蟹,大闸蟹已经替代了月饼在我们的餐桌,但是大闸蟹最核心的我们有三家企业。一个是京东,一个是顺丰一个是菜鸟,但是这种竞争它对大闸蟹有一个基本要求就是快。如何能够实现快呢?结果有两个企业战胜了,一个企业失败了。原因是什么呢?大闸蟹从一开始脱水之后要求20个小时必须食用,但是由于我们有两个新技术,第一个给它捆绑起来减少损耗,第二个是保持在零上五度,让它冬眠可以处理在72个小时。

    但是传统是什么呢?养殖种植,是商业商家,快递渠道和最后售卖,但是每一个商家从供应链来讲只有一个所谓的消费者,最终的消费者,我是说资金的支付这。其他所有的链条当中的企业相互之间的交流一个是物质的转换,一个是货币的转换都是需要成本,都是需要时间,都是降低效率的。但是我们可以看到顺丰它虽然在投资顺丰优选的时候,换句话说它是亏钱的。但是一个问题在大闸蟹这个情况上,它控制了,原来90%的阳澄湖大闸蟹是由顺丰来进行快递的,它现在根据顺丰优选又控制了农户,最终消费者的货币支付是直接传递到捕捞者。

    捕捞者是根据最终客户的它能够组织起来,还有一个是京东,京东也是和商户进行了捆绑之后由京东自己的物流,自建的物流京东的商户以及最终的捕捞者来共同建立一个生产、捕捞、快递和售卖,是一家。所以说中间减少了许多的过程,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问题。相对的是菜鸟网络,菜鸟网络强调天地人,地是第三方物流,人是三通一达的快递员,他们相互之间就有一个效率的降低,就有一个互相的成本。在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在快为核心的时候这种数据的共享出现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谁具有竞争力。

    这样情况下带来什么问题呢?我们可以看到顺丰和菜鸟网的数据互怼,可以看到所谓的亚马逊和沃尔玛在数据云计算的数据的互怼,什么意思呢?没有数据的保密就不可能有数据的共享。而这个时候数据这个共享是因为它后面可以进行场景的变现,这个时候带来问题。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的产生,未来的供应链体系当中的上下游之间组成的联盟会越来越分崩离析,这个信任化越来越少。这个时候“去信任化”是最好的平台应用场景。

    我们再说铁路,作为“双链融合”可以看到从穆迪到现在真正能落地都是在于所谓的供应链金融这个体系。供应链金融体系一个核心是我对链内如果是一个封闭可控的环境当中它是一个活力,比如说我可以去除货币的功能变成了通过信用和记账凭证来促进它贸易实际的本体,而且没有杠杆的限制。也就是说当我进行有效的交易的时候如果没有货币,但是它同样在供应链可控的范围内并不对外部金融产生冲击。这个时候区块链在供应链当中它增加的是活力,而不是增加的金融风险。

    所以我说我是从供应链体系当时研究“运贸融”,就是运输、商贸和供应链金融基础上发现了区块链它可以有效地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可以看到作为“运贸融”一体化一个最核心,我举两个简单的案例:第一个是大宗粮油,在乌克兰,在白俄罗斯,俄罗斯向萨马拉州,他们的粮油是什么呢?是1.2米的黑土地,而我们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只有20厘米的黑土地,所以它的粮油能力非常强。

    俄罗斯的国铁运到满洲里和另外一个口岸绥芬河,那么它的成本仅有中国粮油的三分之二,而且他是完全不是转基因产品。我们可以想象,但是因为有出口配额的限制。但是一旦能够形成那边进行毛坯的生产,就不受进口和出口限额的约束,大家试想一下这个冲击。

    同时由于铁路进行无车承运之后的接取送达,将这个供应链整个进行封闭的时候大家试想一下我们贸易的促进,那么在用区块链的技术最核心的是什么?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铁路41节车厢以上没有任何一个运输的和41节车厢成比的,都是无限细分,这个时候无限细分恰恰是数字货币的核心能力。就好像一千万的房子没有五百万是炒作不起来的,但是你有十万块钱就可以炒作的能力是什么,是无限细分。你可以买房地产的股票。

    但是同样在铁路也可以实现什么?铁路最大的风险是由于它的集货时间太长,这样保证不了实时性。但是如果通过的数字货币促进商贸的无限细分,那这个时候它的集货能力就和我们现的无车承运一样,或者甩挂运输一样,它会瞬间能够提升所有的基于铁路这条供应链这种核心的竞争优势,它可以快速地能够积少成多,变成能够实现原来你不可能进行炒卖的,现在大家都可以随意进行炒卖的问题。

    第二个方法就是平行进口车,比如说2018年7月1号我们开始对商品车进行整体地关税削减,也同时削减它的消费税。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未来国外车进口车对中国汽车市场的冲击是以数十倍的增长,这个里头带来最大的问题,平行进口车的时候它20%预付款,20%预付款之后会带来什么问题呢?大家试想一下它每天的价格波动随着汇率和竞争的改变它是出现了大的风险。

    但是在这条从最终消费者到一开始的购买这个产业链当中20%一旦确定了以后,它就可以在这条链上不经过任何的货币而只用这种凭证,记账凭证就可以变成一个交易券,这个交易券就实现了期货的功能,每一个在这上面的商贸体,第一个它可以无限细分,你有10块钱可以做这个事情,第二个是任何一个时段你可以进行交易,在这里对国内的金融生产市场都没有。

    这里面是什么呢?风险是20%的经费,20%的预付费就可以通过后台的保理来实现整个体系的完善的运行,而它唯一要求的就是在供应链上的商品全程可控,铁路恰恰有这个网络。铁路去年中长期规划3.5万亿的投资,20万公里到2030年覆盖每一个县域。同时由于铁路的规模化、标准化、网络化、绿色全年可通行。特别是今年新成立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明确提出四个结构调整,四增四减,其中第三个就是就是运输结构调整,降低公路货运,提高铁路货运。到2020年所有的全国具有150万吨的企业80%。

昨天李克强总理说,80%要求必须有铁路专营线,所以未来三到五年无论市场怎么样,铁路公转铁这个趋势是从黑龙江一直到福建省,所有港口的煤炭、焦炭和铁矿石它的货运只能用铁路,这样情况下铁路的发展作为未来最大的单体的物流企业,它的供应链将非常地有效。我们可以看到区块链做什么区块链做的就是用信用换取对应的记账凭证,用记账凭证换取对应的信用。我们可以看到包括对于整体车的市场,实现这个市场。我们可以看到如何打造铁路闭环专属的公有链和客户私有链,我们可以看到这套体系,我们联合了中国的铁路总公司和俄铁所形成这个。    

最后一个说一个概念就是区块链在这里,这是一张照片,这张照片非常突出的就是茅台酒业有限集团公司的总装产,大家知道它每天生产多少吗?三万一千瓶,三万一千瓶多少?五千箱,20%出口,四千箱在国内,可是海淀区一天消耗的茅台酒是一千箱。就是茅台酒只能的产能只能满足海淀区一天的消费。所以说试想一下如果没有区块链,你能保证你喝的是真的吗?就和你喝的大红袍一样,所有的茶叶店都有大红袍,就和你原来买的五常大米一样。但是区块链恰恰可以给予你的,所以说原来的激光防伪没有意义的。

好,我的发言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