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行业亲历者:项目胡说八道、社区即污水坑和邪教
区块链前哨
2020-05-27
分享

e90d97d029e6c9881efe5f5225da8184.jpg

导语: 当我开始在加密货币行业全职工作时,我认为这是有史以来最酷的事情。感觉就像是金融世界终极革命的一份子。比特币万岁!银行家再见!但是在这里呆了几年之后,我只想逃离这里。

来源:“区块链前哨”

作者:Vanalli;原文标题:《从业两年,这是我所知道的加密货币行业真相》;翻译:王强;

加密货币行业实在是一团糟,需要好好认清现实了。我是哪来的资格批判整个行业呢?实话说没那么大权威性。我曾在一家名为Liquid 的加密货币公司工作,并萌生了自己的观点,不过这篇文章谈的不是这家公司,而是整个行业。不管怎样,我希望你能听一听我的故事,然后我们可以交流彼此的看法。

几乎所有的加密项目都是胡说八道,必将失败

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观点时并不相信,可是我错了。

我已经记不清见过多少个失败的项目了。有些哀嚎一声,然后就静静死掉了。我密切关注了一段时间的项目Blockex,是一个专注于ICO 的数字资产交易项目,其代币DAXT 可以提前进行ICO,而平台也有常规的交易对。

2018 年某天,Blockex 成为了热门。加密货币大V 们狠狠将它吹了一通。Blockex 在自己的ICO 中筹集了2400 万美元,不过有一位投资者注资失败,所以他们只获得了约550 万英镑(约700 万美元)。该项目最后也没落地,最后听说他们已经悄悄做破产清算了。同时,ICO 时以每枚1 欧元出售的代币最终变成了空气。

另一个我早期关注的项目是Authorship。这似乎是一个人畜无害的项目,旨在为创作者提供支持,最终它筹集了400 万美元来创建一个去中心化的数字出版平台。然而,创始人Nolan Warfield 和Petre Coman 在某个时候意识到他们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并放弃了该项目并将其卖给了中国投资者,后者最后也放弃了。代币当然也以归零告终。

最后一个例子。我曾为一个名为IP Chain(后更名为Vaultitude)的项目做过一些营销工作,该项目由奥地利商人Dominik Thor(他也是化妆品公司tomorrowlabs 的CEO)运营。我在网上遇到了Dominik,当时他正试图在ICO 之前为其项目组建团队。在2017 年的时候,你可以把土豆放在区块链上ICO,也能赚到数百万美元。我的报酬很丰厚,当然是以项目代币的形式。

该项目旨在建立一个利用区块链来保护知识产权的平台。这是一个不错的用例(起码当时我是这么想的),Dominik 与Dennemeyer 甚至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等重量级IP 有很多联系。

我们开始了预售,并筹集到了一笔不菲的款项,但随后Dominik 乘飞机环游世界参加各种会议和活动并发表演讲,烧光了钱。最后显然他没钱了,我们无力负担的ICO 也没什么利益可言了。我干的活一分钱没拿。最后Dominik 迅速退出,删除了项目网站和他的所有社交渠道以及自己的Twitter 帐户和Linkedin 个人资料。

加密货币世界充斥着这样的故事。

期望与现实

许多在白皮书中看起来“不错”(或至少不是那么糟糕)甚至有可能成功完成ICO 的项目,但你很快就会发现他们的想法也没那么厉害。尽管团队可能努力工作并试图在熊市继续前进,但他们只是死马当活马医罢了。

例如,Leadcoin 筹集了5000 万美元,用于建立一个让营销人员与潜在客户沟通的平台。当时很少有人质疑为什么他们需要这么多钱。两年之后,项目团队的几乎所有成员都离开了。剩下的一名员工,首席营销官EyalRosel 运营着Telegram 小组,每三个月更新一点废话,假装项目还活着。

这个代币在除Bancor 之外的所有交易所退市后价值跌去了99%,而Bancor 上面可以找到一大堆死掉的项目(包括Authorship)。

许多项目到最后都比Leadcoin 还要惨,要么本身就是彻底的骗局,要么因为无能或者运气太差或是这些因素的综合。围观项目“暴雷”很有意思,就像发生车祸一样,一桩接着一桩。庞氏骗局Bitconnect 暴雷带来了惨重的后果,人们损失了成百上千万美元,同时还催生了一些新梗。

Shopin 是另一个大雷。在筹集了超过4000 万美元后,其创始人EranEyal 去年因欺诈罪名被捕,然后在12 月被SEC 指控了新的欺诈罪名,这在这个灾难性的项目棺材上钉下了最后一颗钉子,所有人都被耍了。

大多数项目都会失败。这不是加密货币行业独特的现象,创业公司大体都是如此。但我敢说加密货币项目失败的比例比初创企业的平均失败比例更高。大多数加密货币项目就是垃圾而已。

欢迎来到创业地狱

项目的失败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最主要的因素是:大多数加密货币项目一开始就不该存在,它们毫无意义。 就算一个项目不是彻头彻尾的骗局,也往往是在浪费金钱。我们见过的细分市场和潜在用例太多了,有为cosplayer 和“stans”设计的代币,有可以收集的猫,披着各种伪装的数不清的赌博工具,还有垃圾一般的区块链游戏等等,简直无所不包。

所有行业部门都能上链——人力资源、市场营销、食品生产、内容共享、赌博、博客、评级、新闻、出版、贷款、社交媒体、宠物护理、购物、商业……

每个项目都号称自己是终极方案,试图从散户那里薅下数百万美元的羊毛。它们都会卖出一种实用代币,虽然白皮书把代币的用途吹的天花乱坠,但现实中这些代币毫无意义。这些代币也是极易波动的资产,大多数代币都会跌成废纸。现在有数以千计的项目、成千上万的代币,却很少有人想要打造人们会实际使用的产品。

所有这些项目我们都用不着。我们见过的用例其实没什么可吹的。一旦筹集到了资金,团队要么套现、获利,要么乱花钱,直到分文不剩。我敢打赌,排行前1000 的加密货币几乎都是骗子,你能找到的实际有用案例也就六七种。ICO 以前是骗局,现在依旧是,但直到今天新的骗子还在不断涌现。

现在我们有这么多区块链平台,还有这么多生态系统和代币为这些生态系统提供“燃料”,而实际上没有新的代币这些平台也能运作良好。

一切都是为了钱

ICO 都是为了捞钱,用户体验都是一团糟。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视频和内容平台,用代币获取“对特殊内容的访问权限”吗?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加密货币吗?

来看看BlockTV,这是一个相当成功的加密货币在线电视频道。他们在宣布自己要通过ICO 筹集200 万美元(这不是ICO)之前似乎干得不错,只不过创始人之前的项目都跌成废纸了。

人们常常无视一个现实:这样的代币和区块链应用往往会降低用户体验。用户单为了访问和使用他们的平台就得绕一大圈弯子。新用户在使用之前得学会执行以下操作:

  • 研究如何购买比特币。

  • 找到一个应用以获取比特币。

  • 将新购买的比特币移至一个加密货币交易所。

  • 用比特币购买平台代币。

  • 在平台上注册。

  • 将代币移入平台或了解如何使用Metamask 等服务。

  • 了解如何使用平台本身。

对于新手来说这也太麻烦了。有时当项目团队意识到这一点时又会矫枉过正,让用户无需代币就能使用功能和服务,那还要代币做什么?

这些项目是否真诚地希望用户获取代币,然后学习如何在平台上使用它们呢?不会。他们知道这是徒劳的。他们只是想筹集资金,并继续一边做梦一边干活儿。

其中一些项目团队可能很有理想,我不否认。他们可能真的相信自己找到了可以改善目标行业独特的区块链应用。但事实是,他们没有能力实际交付有影响力的产品。因此,他们最后是为了不存在的问题创建解决方案,反而制造了更多麻烦。

如果我们将加密货币货币视为一种数字现金,那么可以肯定我们都能用上。但我们真的需要好几百种数字现金吗?我们会希望供应商接受所有这些代币吗?这只会造成更多混乱而已。

加密货币社区是污水坑

尽管加密货币项目在ICO 中筹集了数十亿美元,但其中大多数都毫无意义。另外我们还要谈谈这些项目背后的支柱:社区。

加密货币项目和社区之间的关系完全是炒出来的。 人们投资哪种代币就会成为它的狂热信徒。表面上看好像没啥问题,但是投资几乎完全是由对利润的疯狂渴望而推动的。人们将钱投入代币中,相信代币的价值将成倍增长,希望重现我们在比特币、以太坊、TRON、Verge 和其他许多案例中看到的热潮。

加密货币市场的内幕操纵行为司空见惯,市场远不够成熟,代币定价自然也是非理性的。曾经有一段时间,项目代币换个名字就能暴涨。因此,人们进来投资想赚大钱,然后亏损,之后继续持有代币。那时他们通常会加入“社区”——也就是食物链的最底层。

食物链的顶端是从事炒作和价格操纵的既得利益者、先行者、早期投资者和风险投资人。这些大户努力误导散户投资者,让后者相信他们选择的代币前景大好。在最顶层,创始人和团队成员在风口飞舞,凭空赚钱。

这一切都是毒药。

项目团队竭尽全力说服他人“投资”自己的代币。投资打引号是因为当你购买代币时,你并不是在购买公司的股权。你实际上并没有买任何东西,获得的所有回报都是带有虚构用例的代币,你甚至都不会去用它。

项目使用各种各样的策略来建立一个社区(往往连产品都是空气)。有些人加入社区可能是因为他们对项目的类型感兴趣,但其他大多数人是受到了大V、YouTuber、PR、新闻界、蹩脚的YouTube 视频和其他闪亮对象的吸引。

团队花了大把钱来吸引用户加入Telegram 组,以卑鄙的赏金、模因竞赛和测验吸引他们。有一段时间,似乎大家都是一条船的。人们很兴奋,期待代币开始销售,然后期待ICO。他们都认为自己会赚钱和致富。

但是在某一天,项目与社区之间的关系破裂了。这一天可能会在ICO 之前到来,也可能在一个月、一年、两年后到来,但任何加密货币项目和社区都会迎来这一天。为什么?因为社区和项目之间没有真正的联系,一切都是空中楼阁。

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的是在加密货币聊天室和在线空间中普遍出现的性别歧视、种族主义、厌女症和排外现象。值得注意的是,绝大多数加密货币参与者都是(通常是匿名的)男性。妇女已成为网络暴力和骚扰的目标。这个领域的女性领导人相对较少。大多数加密货币会议都是由男性组成的小组,下面的照片就是例子,他们是个男人就都上场了。

加密货币领域有一些了不起的女人。但是她们不得不容忍常人难以忍受的污言秽语和胡扯八道。

社区永远排在最后

大多数加密货币项目在进行任何形式的公开发售之前,以大幅折扣将其代币卖给了私人投资者,而这才是赚钱的环节。社区排在后面,他们以高价入市,一开始就处于不利地位。但项目团队只需要社区筹集资金。钱一交完就有好戏看了,项目团队会想方设法画一些大饼,满足用户饥饿的渴望。

这里的目标是炒热气氛,以免团队抛掉白皮书中的路线图时引发公众不满。

全是一样的套路。社区会渐渐不安,对进度不满,进而演变成愤怒,往往会在Telegram或Reddit 上爆发。然后就是认命的阶段,大多数人要么止损,要么决定保留自己的代币,直到它们归零。

社区唯一真正感兴趣的是代币的价格。他们才不管技术本身是啥样,只是想出售自己的代币以获利。尽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起了少数集体诉讼和指控,团队却没有义务遵守路线图规划,或使项目保持活跃以向社区交差。

项目团队有时会设法在大型交易所挂牌交易,大肆宣传,与做市商合作,试图炒高价格以便早期买家可以退出,但加密货币的波动本质决定了,总会有人没能卖出、在最高点买入或者该卖的时候不卖。社区成员满怀希望,希望有一天他们能够出售代币并赚取巨额利润,或者起码赚取微薄利润,哪怕是实现收支平衡,最差也不要遭受巨大损失。人们在情感上依附于自己的社区,这造成了持续多年的绝望循环。

一些社区成员最终意识到这种依恋是多么荒谬,并开始理解加密货币是交易者的赚钱机器,你用不着钉死在某个项目上。只要有短期的上涨空间,买什么代币都没关系。最糟糕的决定就是买了代币几个月都不卖,因为你觉得它最终会升值。

我们在2017 年和2018 年炒作出来的项目数不胜数,跟着就是这些废话连篇的社区。在过去的两年中我加入了数百个Telegram 小组,大都是为了工作,有时是我自己也有投资意愿。现在当我回头审视他们时,我发现乐观情绪已经烟消云散,有无数的帖子要求团队提供更新,而团队则在想办法掩盖掉自己花光了钱的消息。

Electrify Aisa、Apex、Auctus、Zap、Soma、OCN、CNN、Gems、Internxt、Hero……在过去几年中有数以百计的项目被炒上了天。人们投资了成百上千万美元,结果都打了水漂。几乎所有加密货币项目都不应该存在,当然也不应该通过ICO 筹集资金。

加入我们的“邪教“

加密货币社区兼具非理性和“邪教“特征,较大的社区更是这样。他们非常排外,努力捍卫自己的代币,反驳一切批评或丑闻。他们生活在万花筒里,无视危险的信号,把他们“宗教头子“的胡编乱造当作是真理。很少有人会冷静下来想一想,搞出来这么多看似互相竞争的社区有意义吗?

投资者不仅积极热情地追捧他们的代币,还会把项目创始人、首席执行官、CxO 和其他高层奉若神明。现在,孙宇晨(TRON 的创始人)、赵长鹏(头部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的创始人)、李启威(莱特币的创始人)等都成了大明星。

加密货币富豪和名人在社区中打造了"好人"的形象,许诺人们以美好的明天,而事实是大多数人都是大忽悠,甚至更糟。但是庞大的社区竟然如此宽容,在利润面前根本没有什么丑闻会被当回事。

浪费所有人时间的艺术

加密货币内容创建者通常分为三类:

  • 真正了解他们在说什么并创造价值的人。

  • 赚了大钱并决定浪费大家的时间来为自己牟利的人。

  • 希望自己能赚大钱并决定从浪费大家时间来牟利的人。

我对第一种类型的人没有意见。有一些真正有知识,有学问的内容创作者正在做一些很棒的事情。但是,那些以浪费所有人时间为生的人群数量远远超过了前者。

加密货币大V 为了赚钱不择手段。有些人会骗你去买他们投资的代币,或者给你发推荐链接,让你注册某个杠杆交易平台。一些人试图说服追随者投资最新的ICO。高手会制作令人眼花缭乱的视频,并对ICO 和潜在投资标的排名,同时都表示自己并非投资顾问,不担责任。但他们真正想做的就是让你买点东西。最具影响力的大V 有机会参与预售和私募,因此他们总会比追随者早走一步。

在熊市中,有影响力的加密货币人士不得不涉足其他领域,以寻找其他获利途径,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并取乐。一些人还创立了一些公司,假装提供市场营销服务,其实都是为了忽悠人们买东西。

你可以从上万个加密货币播客中随便买一个,或花钱在YouTube 或Twitter 上推广。手里有3.8 万美元闲钱?那你就可以进入YouTube 的主打频道了。只有几千块?一些即将失败的加密货币项目会拿这笔钱买通一些小V 来做评测,其实评测内容就是花20 分钟把你网站上的内容念一遍。最狡猾的大V 会组织各种活动,并尝试从较大的公司那里获得赞助,这样就有钱继续度假了。他们会盯上毫无戒心的加密货币初创公司,提供一份赞助推文、宣传和“曝光”的价目表。

他们会在Twitter 上不断提醒你他们充满激情,所谓激情也就是那些无聊的宣讲会、搞个潮流品牌或者做些旅行vlog 罢了。他们总是身处变革前沿,还会不断更新新闻通讯、教育门户、播客、投资机构、新闻网站或研究报告。

尽管这些大V 竭尽了全力,但光靠重复教人怎么保管私钥的教程是没法迎来加密货币广泛应用的时代的。所谓广泛应用是指我们提供了大家可以使用的产品和服务,并让他们的生活更加轻松,甚至他们都用不着了解什么是加密技术或区块链。

我们离这个阶段还很遥远,进入壁垒太高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总会有新的YouTube 频道或播客向人们传授有关加密货币的基本知识,有大V 假装自己在为某些事情做出贡献。

大多数加密货币内容创建者只是在制造数字噪音,希望从中获得报酬。

不成熟的行业,不成熟的从业者

加密货币是成年人的行业,可是表现却像是一帮熊孩子。在这个行业里所谓的领导者根本不知道如何友善地相互交流。

从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到运营和开发人员,加密货币完全一团糟,因为人们花费大量时间在微不足道的话题上争吵、对骂。每一个小分歧都会昭示天下。

大V 们的无聊八卦随处可见,人身攻击司空见惯。但更糟糕的是这种肥皂剧永远不缺心理不健康的观众。

加密货币会议组织者竭尽所能,将最令人讨厌的发言人阵容摆上舞台。随便一场区块链周活动,你都能看见Craig Wright、Roger Ver、Tone Vays、Nouriel,Roubini(他讨厌这个行业)、Brock Pierce、Samson Mow 和其他熟悉的面孔在大庭广众之下吵成一团。

加密货币媒体的悲催现状

加密货币是我见过的媒体报道最糟糕的行业之一。加密货币新闻业的标准是如此糟糕,我觉得它都没资格称为新闻业。传统媒体对比特币和加密货币的报道往往是负面的,喜欢报道极端负面消息或人们暴富的荒诞故事。但你也许可以原谅传统媒体记者,因为他们没有太多线索,加密货币也不是人们广泛关注的话题。

行业内部才是烂透了。角落里充斥着加密货币网站,其实也就是博客而已,上面堆满了垃圾文章,水平比机器强不到哪儿去。

然后是像CoinDesk 和Cointelegraph 这样真正的加密货币新闻网站,里面至少有一些真实的新闻活动,但总体质量仍然相对较差。诸如The Block、Decrypt 和Breakermag(RIP)之类的加密货币市场有自己的价值,但即使是这些信誉良好的网站里,也总有职员发布不准确的信息、删除推文并像孩子一样与他人争吵。

加密货币新闻业太水了。更正和编辑是日常操作。黑文可以黑到天上去。当然也有高水平的辩论,但是传统记者遵从的标准通常不适用于加密货币行业。这里的记者几乎可以撰写或报道他们想要的任何内容,没有人管什么利益冲突。

Ran Neuner 的CNBC 节目是加密货币领域最受欢迎和观看最多的节目之一。尽管他是多个加密货币创业公司和项目的顾问和投资者,但他照样在做这档节目。他甚至对加密货币和交易所都有浓厚的财务兴趣。但这并不能阻止他为自己投资的项目提供宣传平台。

一方面加密货币新闻业可能无法跟上标准,另一方面行业里富裕而强大的领袖所施加的压力让情况雪上加霜。币安创始人、亿万富翁赵长鹏和TRON 创始人孙宇晨都支持一位互联网巨魔,后者用了很长时间鼓动 Twitter 暴民骚扰The Block 的记者和分析师,就因为他们写了一篇关于币安的负面文章。

日复一日的加密货币会议和活动

哪一周都能见到某种类型的加密货币论坛、聚会或活动。我们被无休止的集会轰炸,无非是为了刷存在感。加密货币富豪们花时间环游世界,就是为了在不同的城市见面并自拍。

这些浪费时间的加密货币会议还要有多少(其中大部分是大V 举办的)?制作粗糙的垃圾币创始人采访、无数的视频博客拍下人们在新的会场门口转来转去,我们就没正事可干了吗?

新人们不会参加这些会议。当然社交是需要的,但请认清现实:这就是在度假。度假不是什么错,但它不应该伪装成推动金融改革的手段。人们就顾着组织或参加活动的话,正事就别干了。

孙宇晨的锅

应该找出一个人为行业里所有的问题背锅吗?这可能是不公平的。我不认为他是坏人,但我确实认为孙宇晨(Justin Sun)得为这个领域最糟糕的状况背锅,这是有依据的。这一切始于2017 年的一份晦涩难懂的白皮书,其中一部分内容还是抄来的。从那时起,TRON 因其低廉的代币价格和易波动性而广受欢迎,百倍的涨幅让很多人都暴富了。

孙宇晨每隔一天就会宣布新的合作伙伴来给自己贴金,结果大都是胡扯。大多数时候,他只是在和他自己与朋友经营的初创公司(如Gifto、Game.com、OCN 和其他各种公司)建立合作关系。有时他会与马桶制造商或太空公司(“中国的SpaceX”)等奇形怪状的公司合作。

有一次,他试图说服所有人与一家大型跨国公司暴风合作,但其实这是与暴风BFC 达成的协议,BFC 是该公司的一个部门,这意味着暴风BFC 在TRON 的区块链启动后会运行完整的节点(剧透:他们没有)来支持TRON。简单说就是没什么可说的。他能把利物浦营销部门关于赞助的一封信吹成是自己和利物浦足球俱乐部有合作关系。

孙宇晨会利用任何事件或状况来吸引人们对他和TRON 的注意力。从随机向Greta Thunberg 捐款100 万美元(他真的做到了吗?)到对比TRON 和民权运动的意义,但凡有什么由头能被利用,他就在那里。

孙不会为自己那些天花乱坠的言论负责,这在其他领域根本不可想象。更糟糕的是,他受到了行业先驱、新闻工作者、博客作者、加密货币交易所首席执行官和该领域其他人士的支持。

孙宇晨给自己做了数不清的宣传材料,将自己的脸庞印在所有他能做的海报、广告牌、宣传和营销材料上。TRON 代币的最小单位称为“Sun”,运行TRON 的网络称为Sun 网络。

他赚了很多钱,手握如此庞大的资源,因此他相信自己做什么事情都毫无后果。如果他走错了路,他知道自己会有狂暴的社区和超级先驱的捍卫,这些人似乎对TRON 甚至都不是去中心化的事实完全无动于衷:大多数TRON 网络都由孙(至少27 个超级代表中的6 个)或他的朋友赵长鹏和币安控制(总共占有54.30%的投票权)。

孙宇晨代表了加密货币技术发展历史上最糟糕的时期。

附注:孙宇晨不久前就对Steemit 进行了敌意收购,就“hacker”的事情撒了谎,引发了一系列与Steem 相关的高调离职,并为Steemit 社区撰写了一篇离奇的博客。


我只能继续前进

我通过加密货币学到了一些教训,其中有些代价惨重。我没有后悔,但我很高兴自己下了车。我只是希望这个行业能够走向成熟,并且有一天能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加密货币技术领域存在拥有聪明头脑的人,他们正在解决当今时代的一些重大问题——隐私、金融服务和普惠金融等等,但他们受到现实的束缚。

我的经验和想法都是我自己的而已。我敢肯定,很多人会不同意我的看法。但其实我只是想做很多事情,甚至在进入Liquid 之前就想做了。在Liquid 的经历可能也能写成一本书,也许某一天吧。

请尽情对我开炮吧,我准备好了。

本文最初发布于Medium 博客,经原作者授权由InfoQ 中文站翻译并分享。本文系作者观点,不代表InfoQ 立场。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swlh/i-worked-full-time-in-crypto-for-two-years-and-didnt-really-like-what-i-saw-39382fa103a7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