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空财经首页
  2. 环球
  3. 亚洲

「CD中文版」央行数字货币意味着进化,而非革命

「CD中文版」央行数字货币意味着进化,而非革命
谁想要央行数字货币(CBDC)?
显而易见,很多人。行业组织呼吁数字现金,上百万人在深圳参与抽签申领数字人民币红包,Libra 基金会想要整合央行数字货币。技术公司、银行、非盈利组织和咨询机构都踏进了下一波的创新浪潮。
据 BIS (国际清算银行)研究显示,今年早些时候,全球 80% 的央行已经开始概念化和研究央行数字货币的潜力,40% 已经从概念研究转向概念证明,10% 已经在部署项目。
央行相信,数字现金会增加他们工具箱的额外用处,结合央行货币的安全性和电子支付形式的便利性。但是,安全的电子货币很难是革命性的。对于大多数在发达国家的人来说,好的银行服务和存款保险是与生俱来的。一种超级安全、超级方便的货币很容易把银行里的存款抽走,造成挤兑,毕竟把储蓄换成数字现金太容易了。
从一开始,央行数字货币就要保证,在我们的经济体走向数字化的时候,大众可以接触到形式最安全的货币,永远也不会出现意外、这种形式也是我们日常可以自由使用的形式。
央行数字货币作为一种央行发行的电子钞票,可以满足比纸钞更多的用例,比如支持流动性、结算和货币价值体系的信任。因此,它也可以加速支付的多样性,让跨境支付变得更快、更便宜,实现金融普惠,甚至成为疫情期间的转账方式。
平衡危与机都是极大的现实和技术挑战。BIS 以及包括加拿大、欧洲、日本、瑞典、瑞士、英国和美国在内的多国央行正在制定相关的标准。
这也像是货币界的希波克拉底宣言,即央行数字货币不会对央行的货币和财政稳定性造成“伤害”。事实上,它又往前推进了一步,央行数字货币将成为现金的补充而非替代。央行数字货币不仅仅只是一种支付方式。它可以成为一个鼓励多样性生态系统的改良后的基础,在这个多样性的系统里,银行和金融科技公司将不会出现“赢家通吃”的现象,这种现象在我们每天的数字生活里太常见了。我们要保证创新可以造福很多人而不是少数人。
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将因地制宜,它将成为中性的支付或货币政策工具。各个央行都有自己的答案和选择,它们也需要跟公众和私营部门咨询。
但是如果央行数字货币只是各国的一个选择,那么央行为什么应该(以及如何)跨国协作?这也就是 BIS 和它的创新中心(Innovation Hub)为什么出现。BIS 由全球 60 多家央行所有和运营,成立于 1930 年,但却专注于未来。
对于央行数字货币的探索我们是认真的,因为央行意识到这是集合资源和智慧的必要机遇,构建一个辅助每一个人的系统,让跨境支付变得更快、更透明和更便宜。
创新中心将为央行打造出可行的解决方案提供技术支持。今年年底,我们计划与瑞士国家银行发布我们第一个概念证明的机构间央行数字货币(Frist Wholesale CBDC Proof-of-concept)。
这也将为我们推出零售级的央行数字货币开路,这其中可能包括与现有系统的联系、分发时可编程的交互、数字身份、合规监测、网络欺诈保护和保证离线可用性。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提升我们的区块链技术。
央行数字货币将走向落地。央行数字货币没有办法解决贫困和其它社会问题,这超出了它的范畴,它不会是一场革命,它的本身也不是它的目的。但是,它们会是更具有包容性、更安全和更便捷的货币。它可以支持更多样化的支付生态,无论在本国还是跨国。如果开发得当,它将提供一种全新的、全球的公共物品。
CoinDesk 专栏作者伯努瓦·克莱(Benoit Coeure) 是银行国际结算创新中心的负责人和 BIS 成员。他是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成员。从 2013 年至 2019 年,他担任 BIS 支付和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主席。
本文系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CoinDesk 中文版立场。
「CD中文版」央行数字货币意味着进化,而非革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星空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CD中文版,https://mp.weixin.qq.com/s/hCOFscjS--YS23MNfoL1GQ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