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空财经BlockGlobe首页
  2. 新闻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祝宪:区块链等金融科技正从技术基础上重塑金融界的核心业务模式和流程

近年来不断涌现的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热点正在从技术基础上重塑金融界的核心业务模式和流程,这些技术层面上的演进有望在不远的将来重塑整个国际金融行业的生态链条,进而成为推动国际金融治理体系变革的重要力量。

9b99-ikvenfu2788303.jpg

由国际银行业联合会、国际资本市场协会、金融时报社、中国银行业协会共同主办的第十六届中国国际金融论坛于12月19-20日在上海召开。论坛主题为新时代的金融发展与金融服务。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首席运营官祝宪出席并发表演讲。

祝宪表示,传统的国际金融治理体系急需变革,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体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明显上升,这是近年来国际经济格局的重大变化,但现有全球经济金融治理体系并未及时恰当的反映这个变化。传统的全球经济增长动力正在减退,推动全球经济金融治理体系的变革,将会给全球经济中长期发展注入新的强劲增长动力。

一方面,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情绪上升,给经济全球化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由于受到科技创新、智能制造、数字经济、可再生能源等广泛应用的影响,全球价值链在流程和架构上都出现了重大的迁移和重塑,由此引发了全球金融投资、贸易节奏和产业链的重大变化。

他认为,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需要替代方案。美国政府近年来更为频繁的挥舞美元霸权大棒,为其地缘政治和一己私利服务。可以预见,如果这样的事件更为频繁的发生,很多国家自然会开始考虑分散货币风险,不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更加积极参与建立不过度依赖美元的国际贸易和清算体系,在外汇储备上也更为多元化。从长期看,这将影响美国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核心地位。

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对人民币国际化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他表示,应以其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开展广泛又有深度的双边贸易互换起步,以建立促进国际贸易便利化的多边货币交换安排为契机,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迈出新的重要步骤。

以下为文字实录:

祝宪: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

非常荣幸今天有机会参加第十六届中国国际金融论坛,在这里我想和诸位分享我对新时代的发展趋势,以及在此背景下重塑国际金融治理体系相关的四个问题一些想法和体会。

第一,传统的国际金融治理体系急需变革,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体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明显上升,这是近年来国际经济格局的重大变化。现有全球经济金融治理体系并未及时恰当的反映了这个变化。

一方面,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情绪上升,给经济全球化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另一方面,由于受到科技创新、智能制造、数字经济、可再生能源等广泛应用的影响,全球价值链在流程和架构上都出现了重大的迁移和重塑,由此引发了全球金融投资、贸易节奏和产业链的重大变化。

国际多边金融体系是新兴市场经济和发展中国家参与全球经济金融治理的重要平台,发展中经济体都希望在国际经济金融治理平台,尤其是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关键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里能够有自己更强的声音。由于自己的经济实力和发展阶段,及经济发展特点相匹配的话语权,包括随着经济权重的增加,在这些多边金融组织中占有更多的股份。

但是,在国际基金和世界银行中,股份分配主要是由经济实力所决定的,要在长期历史形成的既有股权分配方式,不做大的调整下,给予经济实力不断增强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更多的股权,是一个相当困难和长期的博弈过程。

发展中国家的经济体关注核心仍然是发展问题,希望通过发展解决本身的社会经济挑战,而本身的宏观经济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也希望能够更为符合自身的实际需要,为实现经济结构向中高收入格局迈进而努力。

但主要发达国家更关注的焦点在宏观经济协调和公共治理领域,并要保护自身的利益。

长期以来,在主要发达国家的影响和压力下,国际多边金融组织经常会偏离发展中国家经济体的实际需要。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多年来一直对国际金融体系中的不合理因素提出批评,并要是增加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行等机构中的话语权。

作为一个群体,从低收入到中等收入国家,受不同的发展阶段、收入水平、地缘政治等因素的影响,这些国家很难和在发达国家的博弈中拧成一股绳。

因此在更加不确定的全球经济金融治理架构下和主要发达国家国内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势力抬头的形势下,新兴市场经济和发展中国家能否作为一个群体更为积极主动和有效的推动全球多边金融体系改革,防止其碎片化,甚至停板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重大挑战。

第二,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需要替代方案。

刚才克劳斯·雷格林先生提到从欧盟的角度建立多种货币体系的重要性,虽然新兴市场经济占全球市场经济的份额,从十年前的约45%升至60%,但使用美元结算的国际贸易仍占到总数的一半以上,是美国在全球进口占比的5倍,预计在可预见的将来,美元仍会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

然而,正如英国央行行长今年8月在全球央行年会中所指出的那样,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某种程度上增加了超低利率和疲软经济增长所造成的流动性陷阱风险,许多国家被迫遭遇美国经济动荡的池鱼之殃,不少国家银行对美元资产在外汇储备占比过高的担忧持续加重。

同时,美国政府近年来更为频繁的挥舞美元霸权大棒,为其地缘政治和一己私利服务。

如对伊朗的极限施压和最近以巴西和阿根廷放任本币兑美元贬值为由,对其钢铝恢复关税。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对伊朗制裁促使了欧洲主要国家建立了通过以物易物的方式和伊朗进行贸易结算支持体系,美国对巴西和阿根廷的加税举措则有可能使他们更加靠近与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稳定的贸易关系,并促进贸易结算中非美元比重上升。

可以预见,如果这样的事件更为频繁的发生,很多国家自然会开始考虑分散货币风险,不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更加积极参与建立不过度依赖美元的国际贸易和清算体系,在外汇储备上也更为多元化。从长期看,这将影响美国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核心地位。

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对人民币国际化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我们应以其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开展广泛又有深度的双边贸易互换以起步,以建立促进国际贸易便利化的多边货币交换安排为契机,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迈出新的重要步骤。

第三,金融科技有望助力国际金融治理体系的变革。

近年来不断涌现的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热点正在从技术基础上重塑金融界的核心业务模式和流程,这些技术层面上的演进有望在不远的将来重塑整个国际金融行业的生态链条,进而成为推动国际金融治理体系变革的重要力量。

例如目前许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由于市场缺陷和信息不对称等原因,间接金融比例过高。

而金融科技的革命性应用则可以从根本上解决这种缺陷,疏困基金在市场上更加快速的进入优质企业的通道,进而推动经济更可持续性的发展。

第四,新兴多边治理框架和新兴多边框架推动国际金融治理体系的改革的重要方面。四年前亚投行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成立并不是偶然孤立的历史事件,他们的诞生正是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明显上升条件下,为响应广大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根本诉求和需要建立的新型开发性金融平台,也有望对国际金融治理体系变革起到推动作用。

金砖合作机制反映了金砖国家作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重要代表,致力于提高新兴(6.020, -0.06, -0.99%)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治理中的发言权和代表性。

上个月在巴西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高峰会议上通过的宣言明确指出迫切需要强化和改革多边体系,推动多边体系金融向更加包容、民主、更具代表性的方向发展,提升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决策中的参与度,强调国际组织必须坚持会员国全面主导,促进所有国家的利益。

新开发银行由金砖五国发起建立,是对现有国际金融治理体系的一种新的尝试。新开发银行以更加务实和平等的姿态,着重于为成员国构建适合本身特点的发展实践和模式提供支持。

在投融资渠道上,力求有所创新,发挥后发优势,为扩大全球有效需求做出自己的贡献。

目前,新开发银行业务进展良好,到2019年年底,贷款规模达到150亿美元,中国有14个项目得到新开发银行的资金支持,总额达到42亿美元,占比28%,其中人民币项目有9个,总金额为190亿人民币,新开发银行除提供长期贷款之外,也在本年内开始了股权投资。

谢谢大家!

(来源:新浪财经)

原创文章,作者:星空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