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空财经首页
  2. 新闻

对话Marc Andreessen:关于未来软件技术的发展

Substack Noahpinion(N.S.)的作者最近采访了Marc Andreessen( M.A.),聊到了未来技术发展和应用的方向,投资Clubhouse和Substack的逻辑,解释了“软件吞噬世界”理论以及加密技术的核心。以下是主要内容的节选编译。

对话Marc Andreessen:关于未来软件技术的发展
Marc Andreessen

编者语:Substack Noahpinion(N.S.)的作者最近采访了Marc Andreessen( M.A.),聊到了未来技术发展和应用的方向,投资Clubhouse和Substack的逻辑,解释了“软件吞噬世界”理论以及加密技术的核心。以下是主要内容的节选编译。

本文来源:透镜FYI

N.S.:去年四月份,你写了一篇广为流传的文章《It’s Time to Build》,说得是疫情暴露了美国许多体制和行业功能不健全的问题,我们需要建立新的东西来解决这个问题。我非常赞同这一点。我的问题是:在私人企业和公共部门,我们首先需要建立的是什么?由谁来建立?

M.A.: 在我写It ‘s Time To Build后的15个月里发生了三件大事: COVID-19的疫情;世界各地几乎所有公共部门的系统失效;私人企业特别是美国科技产业成功帮助我们所有人以更好的组织形式度过了这场疫情,这也正是我们所期望的。(参见我的新文章《科技拯救世界》。)

好消息是,公共系统未能正常运转,但私人企业却能够承受如此大的压力继续运转,尽管我们的政治制度致力于用监管扼杀它,用错误政策来破坏它。

现在,事实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首先,我们国家的大部分地区,以及世界上的大部分地区,还没有达到我们所面对的精英读者所期望的生活水平标准。美国梦的三个支柱,或者叫做中产阶级的成功标准是住房、教育和医疗。你曾详细地说过,对于许多普通人来说,这三个成功标志似乎越来越遥不可及。我想这三个“赤字”不仅给人们的生活和经济运转带来了麻烦,而且使得政治也迷失了方向。不知道你是否认可我的说法。

住房、教育和医疗都极其复杂,但它们的共同之处在于,在一个技术正在降低大多数其他产品和服务价格的世界里,他们的价格却在飞涨。(见下表)。我认为我们应该在未来十年建立新的技术、企业和行业来打破这些价格曲线,实际上是要扭转它们,让普通人更加容易实现美国梦。我很自豪我的VC在这三个领域都有令人兴奋的投资,但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希望更多的人加入我们一起完成这样的使命。

对话Marc Andreessen:关于未来软件技术的发展

N.S.:到目前为止,我是个技术乐观主义者。我不得不说,这是受你多年的影响! 你对科技的未来还乐观吗? 如果是的话,我们应该对哪项技术最感兴趣呢?

M.A.: 我对科技的未来非常乐观,至少在允许软件驱动创新的领域。我写那篇“软件吞噬世界”的文章已经有十年了,而我在那篇文章中提出的观点在今天更加适用。软件将继续吞噬这个世界,并且在未来的几十年里都是如此,这是一件美妙的事情。让我来解释一下原因。

首先,对软件常见的批评是,它不是在现实世界中以物理形态出现的东西。例如,软件不是房子、不是学校或医院。从表面上看,这当然是正确的,但它忽略了一个关键点。:软件是现实世界的杠杆。

有人写了代码,突然间乘客和司机在现实世界建立了一种全新的交通系统,我们叫它Lyft。有人写了代码,突然间房主和客人在现实世界建立了一种全新的房地产系统,我们称之为AirBNB。有人写代码等等,我们有了自动驾驶的汽车,自动飞行的飞机,还有能告诉我们是否生病的手表。

软件是我们的现代炼金术。艾萨克·牛顿花了一生的大部分时间试图将一种基本元素铅转化为一种有价值的材料黄金,但都失败了。软件是一种炼金术,它通过原子将字节转化为行动。这是最接近魔法的东西了。

所以,我们应该尽可能地专注于软件。在软件接触到的现实世界任何地方,现实世界会变得更好、更经济、更高效、更具适应性,并且对人们更有利。到目前为止,对于软件很少涉及的现实世界领域,如住房、教育和医疗保健,更是如此。

N.S.: 最近你至少投资了两家公司,Clubhouse和Substack,这是社交媒体新浪潮的一部分。当然浪潮里也有不和谐的东西。为什么现有会有这波浪潮?是 Twitter、Facebook、Instagram和YouTube等“旧社交媒体”缺乏什么嘛? 新的网络会如何改进呢?

M.A.: 这并不是说现在这些主流社交媒体缺乏什么。更重要的是,沟通是人们做一切事情的基础,以及我们如何为人们开辟新的沟通、协作和协调方式。像软件一样,沟通技术也是被人们嘲笑和轻视的。但是,当你对比作为个体我们所能做的事和作为团体,社区或者国家的一份子我们所能做的事,毫无疑问交流是世界上几乎所有进步的支柱。因此,提高我们的沟通能力是根本。

Clubhouse是一个全球性的雅典集市。,真的是这样。当世界各地的人们想聚在一起讨论他们想要讨论的话题时,Clubhouse是他们的首选。令人惊讶的是,在我们这个以文本技术为主的世界里,人们对有机会参与在线口头表达立马就充满了热情,无论是在5000年前的篝火旁,还是在今天的应用程序上,群体交谈的需求是永恒的。

Substack是一种创造性的商业模式,这种商业模式在互联网上已经缺失了30年。我太兴奋了。Substack不是一种新的交流形式; 事实上,它是互联网交流的原始形式:书面文章、IETF请求评论、新闻组发帖、群组电子邮件、博客帖子。但在此之前,你永远无法从线上写作中获得报酬,而现在突然之间你可以了。我觉得很难想象这会带来多大的改变。

Substack导致了大量高质量的文章的出现,如果没有它,这些文章将永远不会存在。思想和语言水平因此提高了,这正是这个世界迫切需要的。那么多的传统媒体,由于像报纸和电视这样的分发技术限制,会把你变得愚蠢,而Substack会让你变得聪明。

N.S.: 你最著名的一句话是“软件正在吞噬世界”。在未来10年左右的时间里,这将如何体现? 人工智能会使所有的商业模式消失吗? 像我的朋友Roy Bahat所认为的那样,那些试图将软件植入现有业务和商业模式的现有公司会在竞争中被那些从软件公司起步,然后进入传统市场的公司所击败吗?

M.A.: 我的“软件吞噬世界”理论在商业领域的应用分为三个阶段:

  1. 产品从非软件转变为(完全或主要)软件。音乐光盘变成了MP3,然后是流媒体。闹钟从你床头柜上的实体设备变成了你手机上的应用程序。汽车从冲压成型的金属和玻璃,到包裹在冲压成型的金属和玻璃中的软件。

  2. 这些产品的生产者从制造业、媒体或金融服务公司转变为(完全或主要)软件公司。他们的核心能力变成创造和运行软件。当然,与过去所做的事情相比,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行业和文化。

  3. 由于软件重新定义了产品,并且假设一个非垄断的或不受监管保护的竞争性市场,行业竞争的要素就会发生变化,直到最好的软件获胜,也就意味着最好的软件公司获胜。最好的软件公司可能是一家现有企业或初创公司,反正是一个能够制造最好软件的公司。

我的合伙人Alex Rampell表示,一家现有企业和一家软件驱动的初创公司之间的竞争是“一场竞赛,在这场竞赛中,初创公司试图在现有企业创新之前抢占分销渠道”。现有企业有巨大的优势:现有的客户基础,现有的品牌。但软件初创公司也有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从一开始就建立在创建软件的文化上,不需要去适应和改变基于冲压成型的金属或接听电话所设计的文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怀疑大多数现有企业能否适应这一新的文化,因为文化转变太难了。优秀的软件人员往往不愿意在现有企业工作,在那样的文化里他们没有主动权。在很多情况下,成立一家新公司要比改造现有公司容易。我曾经认为,随着世界逐渐适应软件,时间长了会有所改善,但事实上是很难改变的。一个观测现有企业对软件的重视程度的好方法是看前100名高管和经理里拥有计算机科学学位的的比例。对于一家典型的科技初创公司来说,答案可能是50-70%。对于一个典型的现有企业来说,答案可能更像是5-7%。这是软件知识和技能上的巨大差距,你可以看到它每天都在许多行业中上演。

至于人工智能,作为一名工程师,我很难像许多观察者那样浪漫。人工智能,或者使用更通俗的术语机器学习来说,是一项非常强大的技术,过去十年里,我们看到AI/ML的创新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现实世界中。但它仍然只是软件,是数学,是数字; 机器没有自我意识,Skynet不在这里,电脑仍然按照我们说的去做。所以AI/ML仍然是人们使用的工具,而不是人类的替代品。

计算机科学诞生的一个著名故事是,20世纪40年代初,计算机之父艾伦·图灵(Alan Turing)与信息理论之父克劳德·香农(Claude Shannon)在贝尔实验室附近的AT&T高管餐厅共进午餐。图灵和香农正在热烈讨论计算机的未来,这时图灵站起来,把椅子往后一推,大声说:“不,我对开发一个强大的大脑不感兴趣! 我所追求的只是一个平庸的大脑,就像AT&T的总裁一样。”

先郑重声明,AT&T的总裁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其实很聪明。我对人工智能的看法是这样的:我怀疑“人工智能”是一种错误的技术框架; Doug Engelbart说的”增强”可能更正确,所以想想”增强智能” ,增强智能使机器成为人类更好的思考伙伴。从技术和经济的角度来看,使用“增强”这一概念更加准确。我们应该看到的是,在一个应用增强智能的世界里,生产力增长、经济增长、新就业机会增长和工资增长,这与失业的反乌托邦是相反的。

我认为这正是我们所看到的。需要记住的是,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也就是18个月前,我们正经历70年来最好的经济状况:工资不断上涨,失业率处于低位并不断下降,通胀基本为零。尽管计算机无处不在,但低技能和低收入人群的经济改善程度甚至高于我们这样的人。我们社会中最弱势群体,甚至连高中学历都没有的人的失业率是有史以来最低的。这不是自动化驱动的反乌托邦; 事实上,这是三个世纪来机械化和计算机化水平不断提高的结果。随着经济从疫情中复苏,我预计这些良好的趋势将继续下去。

N.S.: 说到软件吞噬世界,我一直在说互联网真正的生产潜力才刚刚开始, 这场疫情最终将促使我们开发更加分布式的生产系统,就像一个世纪前,电力让工厂从单一驱动系统转向多个独立供电站。你认为是这样吗? 你是否认为越来越多的工作可以远程进行,或者业务运营会更加分散?

M.A.: 我认为是这样。

首先,COVID是最好的借口,我的朋友、前首席财务官Peter Currie曾称其为“shake and bake”(背后绕球跳步上篮)。对于每一个在过去想提高效率的CEO来说,这是一个机会,从调整员工规模,组织架构重组,到改变业务运营范围,到产品线的退出,因为有大多的颠覆以至于无法完成。但现在世界都在颠覆,所以现在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了。

其次,你不能说远程办公带来的积极影响被夸大了。远程工作并不完美,也存在一些问题,但实际上,在过去一年里,与我交谈过的每一位CEO都对远程工作的出色表现感到惊讶。在疫情的极端压力下,人们因封城受到影响,孩子无法上学,人们无法见到他们的朋友和亲戚,远程工作发挥了作用。但在摆脱疫情后,远程办公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各种规模类型的公司都在调整他们的地理布局包括工作地点、员工地点、办公室如何配置以及是否应该有办公室。

综合这些因素,我们有可能在未来5年看到生产力的大幅增长。在我看来,这种生产率增长是强有力的“咆哮的20年代”理论的关键,即我们将在未来几年看到美国惊人的经济繁荣,超过2009-2020年的繁荣。当然不能说一定会,但我认为这是有可能的,甚至是极有可能的。

第三,这不仅是公司运营方式的巨大变化,同样也是个人生活和工作方式的巨大变化。对于通过屏幕与别人一起工作的人来说(这种工作方式占比每年都在增长),和大多数人拥有大学学历的人来说,这是一个重新思考职业生涯,为谁打工,在哪生活和如何生活的机会。我们已经看到,在大型科技公司,在员工和公司的推动下,人员流动大幅增加。我预计,随着人们为后疫情世界的新选择重新配置自己的生活,这种趋势将继续下去。最大的变化是你住的地方和你工作的地方的分离,除此之外,我认为很多人可能会选择过非常不同的生活,例如,形成新的意向社区(intentional communities)。

还有这样一个事实:由于地理限制,大部分雇主在过去不能雇佣他们想雇佣的人,但是现在他们可以了。人才的分布可能不是平均的,但它分布的平均度远远超过企业,人们可以利用这里一点,然后世界各地更有效地匹配雇主和员工的机会就突然出现了。

总结来看,美国和世界各地的经济增长潜力都有可能得到巨大的释放。更多的人找到了更好的工作,更多的消费能力创造了更多的需求,更多的新产业和新业务,更多的就业增长和工资增长……我不想预测未来只有蓝天,但良好的前景可能被低估了。

N.S.: 近年来,你对加密领域越来越感兴趣。在大家的讨论中,你认为有哪些关于加密技术的部分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M.A.: 加密就是其中一个,它让人想起了盲人和大象的寓言。对于加密技术的应用有很多种,所以这意味你可以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来解释,抓住某一个方面的应用来展示你想表达的观点。例如,许多人抓住货币这一应用不放,要么把它美化为一种新的货币体系,将人类从国家中解放出来,要么把它钉在十字架上,认为它对经济稳定和政府征税构成威胁。所有这些都是有趣的论点,但我认为它们都忽略了一个更基本的观点,那就是加密技术代表了技术运转中架构的转变,从而也代表了世界运转中架构的转变。

这种架构上的转变被称为分布式共识。许多不被信任的参与者加入一个网络建立一致性和信任,这是互联网从未有过的东西,但现在有了,我认为我们需要30年的时间来研究我们所能做的事情。货币是其中最简单的应用。我们想的再大一点,现在理论上,我们可以构建相对应现实世界的互联网原生合同,贷款,保险,现实世界的资产所有权,独特的数字产品( NFTs),在线公司架构(DAOs)等等。

再想想激励机制会有什么变化。到目前为止,在线协作工作的人要么是采用真实世界的企业规范:一个有网站的公司,要么是像Linux这样没有直接资金支持的开源项目。有了加密货币,你现在可以为在线协作工作创建数千种新的激励机制,因为加密项目的参与者可以直接获得报酬,而无需现实世界的公司存在。尽管开源软件开发一直以来都很伟大,但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获得报酬而不是免费做更多的事情。突然之间,所有这些事情都变得可能,甚至很容易做到。再一次说,我们需要30年的时间来做这些事情,但我不认为改变人们的工作方式和获得收入方式是一个疯狂的想法。

最后,彼得•蒂尔做了全面的观察研究,他认为人工智能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左翼思想:中心化的机器自上而下地做出决策;但加密货币是一种右翼思想:许多分布式代理、人类和机器人自下而上做出决策。我认为这是有道理的。历史上,就像任何创意领域一样,科技行业一直由左翼政治主导,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今天的大型科技公司与民主党纠缠在一起。加密货币可能代表着一种全新技术类别的诞生,它其实是一种右翼技术,它更加积极地去中心化,更尊重企业家精神和自由自愿交换。如果你像我一样相信,世界需要更多的技术,那这就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想法,它就是技术世界里的阶跃函数。

(注:本文由透镜社Chris编译, 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文来自透镜FYI,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星空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